淫蕩的媚芯被調教 泰国无码在线观看[3/3]

www.774kkk.com

我的奴性使得那個施虐狂非常激動,他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,並且更爲投入地折磨。當William 指示他們停止時,我的乳頭覺得很疼痛,我更感到全身都像是散了一樣。

「夠了。兩位先請站起來,我將要命令我的母狗奴隸服侍你們脫衣。」他說。

一如他所說的他們都照著去做,然后他對我說,「母狗,立即滾起身來,然后爲兩位先生除去身上的衣服,當你爲他們帮帮撸 thunder脫剩內褲時,你不能使用你的手,只能用你的口來爲他們脫。」我起身並且走向第一個人,他高興地望著我笑,當我脫去他的襯衫和短褲后,就只剩下他的內褲,我看見他內褲下已經脹起。我跪在他面前並且用我的牙齒咬著他的內褲下拉內衣。我不禁吃了一驚,他的陰莖彈起來並且在我的臉前一擦而過。

當我爲他脫去所有衣服后,我走到另一個並且重複過程。這個少年對我眨眼並且說,「你的乳房相當好捏呢,母狗。」我立刻知道他確實是名施虐狂。

當三级中文字幕我除去他的內褲時,我看見他也是有根很粗陰莖。 它不算很長;或許6或者7 英寸,但是它看起來很大,似足一個啤酒瓶子。我立即對這名愛施虐的人感到一絲畏懼。

當我完成我的脫衣任務時,William 突然對我說,「做得很好,母狗你現在依次爬到他們每個人下方,然后運用你的舌頭從他們右腳的大姆趾開始,慢慢沿腿部向上舔,至他們的陰囊及陰莖時你就吻一吻他們陰莖上的馬眼,然后向著它們說:」你好,雞巴先生,我將是你今晚會插入的母狗,希望我身上的洞穴能令你感到滿意。「」「聽清楚了嗎,母狗?」「清楚,主人。」我回答,並且急急地進行我的新工作。

當我執行這項連妓女也不會做的任務時,他們四個男人卻非常高興地看著這場娛樂,William 命令我爬上床上擺出第6 姿勢。

「把你的頭伸出到床邊。」他說。

我移到床邊,把頭仰天突出床邊,我的身體其余部份仍在床上。

「現在用我教你的姿勢打開陰戶。」他說,我迅速擺好姿勢。

「好了男仕們,現在我想要你們一次一個走向我的母狗處坐在她的臉上。」他說。

第一個淫笑著過來,然后像是跨馬桶般跨在我的臉上。我所能看到的就只他的陰囊和肛門。

「現在,開始舔和吸他的陰囊!」他對我說。

我朝著這小夥子的陰囊處把我的嘴移上去並且開始吸吮。他的身體不斷地發出細微的顫動,官感讓我知道他應該感到很享受。在幾分種之后,Willia m要第一個離開,然后命令我給有施虐狂的另一個在我的頭上方進行相同的服務。

當William 滿意我努力的工作后,他要他們兩個離開,開始接下來的玩意。

「小夥子們,你們能否迅速在她的身上得到解決?」他要求。

他們兩個說他們可以,我也相信應該可以,他們看來不過廿一或者廿二歲。

「好的,我相信你們。」他說。「唯一的問題是我該讓你們使用她的哪一個洞。不如我們就來個抽簽吧,短的有權來選擇。他可以使用我的玩具任何一個地方。」于是Sam 在他的手里拿來兩根竹簽。 我真的希望那個施虐狂的人沒法贏出,因爲我害怕讓他強行進入我已經有點疼痛的陰道。

另一個人拉出竹簽,他拉出了短的一枝。

當我感到有點安慰時,但沒想到他竟說他想要用我的嘴巴!

「好,你們各自就位等待我的信號,我想要你兩個同時入進她。記得,把她當成是吹氣娃娃一樣使用她,你們不需要擔心她有何感受。」他說。

我此時實在有點驚嚇,也考慮著是否用安全語,但最后仍是沒有說出口。

他們兩個已經就位待命,第一個人抓住我的頭,還將他的陰莖放于我的唇上壓著,施虐狂的那人爬到我的兩腿之間並且拿起他怪物般粗的陰莖,對向我仍然分開的陰道入口。

「去!」William 大叫。

他們同時向我進攻。施虐狂的那人把他的粗大陰莖推進我的體內,我更感到他的盤骨撞到我的身上,同時間里另一個人已經插進我的嘴巴,更沿著我的喉嚨推入他整條陰莖。 我的嘴巴幾乎塞得滿滿但仍然勉強控制著它。

施虐狂的那個抓住我的足踝並且不斷向我的陰道里抽插。他瘋狂地扯插,他的身體還不斷地與我的屁股碰撞發出啪啪聲。我的下體簡直感到好要裂開。熱及痛的感覺都相當強烈,但是他卻插得很高興。

「爽快吧,婊子。」他向我喝道。

同時,另一個正接近爆發邊緣。他們繼續干著我的下陰和嘴巴,速度亦開始加快。我努力用舌頭讓他快一點發射,並且努力把陰道收緊,施虐狂的那人用他的肩扛起我的膝,並且用力搓揉我的乳房,他一震后也開始在我疼痛的下陰里發射。

當他的朋友看到他高潮時,不消一秒也到達了極限。當施虐狂那人粗暴地拔出陰莖,而第一個人也開始把精液射進我的喉嚨深處。他們抓住我的頭,另一個還把陰莖推動到我的鼻子附近射在我的面上,他的陰毛還遮著我的眼睛。他們同樣射出很多,我也努力地把它們全部吞下。

當他們射完精后,第一個也立刻從我的嘴里抽出。William 說,「母狗,跪到地上作指令2.」我勉強爬起來擺出命令的姿勢,但卻感到我的下陰非常疼痛。

我能看見施虐狂那人的陰莖仍然處于半硬狀態,而William 也同樣看見。

他告訴施虐狂那人躺在床上,然后察看我並且說,「母狗,爬上床並且給他有生以來最好的口交。但是要給我把屁股擡高,我要你的屁股保持在隨時可用的狀態里。」我爬到床上開始爲那個施虐狂口交。我把我的肘放在他的腿之間並且拱起我的背讓屁股撓起,然后開始細心地舔著吸著他的陰莖。

「該死的,這條母狗真的很賣力吸我的雞巴。」他說。

他的陰莖再次硬起來,看見這情況的我更用力地吸吮著它,我希望盡快使他射精,好消耗他的體力,因爲我不認爲我的下陰可以承受多次他這種陰莖的沖擊。

當我正著手爲施虐狂的陰莖口交時,我感到有人從后接近我,然后感到有陰莖突然推到我疼痛的陰道內。這不是一個很大的陰莖,但是我的下陰已經因爲剛才的折磨而疼痛。我暫停了口交,回頭看見另一個人已經進入了我的身體。他以快速的節奏推進,沒有很久就高潮,並把精液射擊進我疼痛疲倦的子宮深處。


幾乎同一時間,施虐狂的人抓住我的頭,他的陰莖上用力壓迫我的嘴部,然后又在我的嘴內來多一發。我盡量地把他的都吞下去,但依然有一部份漏出口部。

當他們滿足過后,William 命令我清潔他們的陰莖。 我回應並且努力完成任務。

William 說:「好,母狗。現在擺出指令1.」我走到床下張開雙腳,把手放到頭頂之上,在四個男人的面前以囚犯的姿勢一絲不挂地站著。

「現在各位,」William 開始說話,「我認爲這條母狗還未能得到足夠侮辱及懲罰,因爲她剛剛就無法依我所教的把兩位元的精液全部咽下,所以我將要給她這晚的最后一次任務。但是我不知道你們是否還可以再來一次,如果你們仍能發射多一次,我可以讓你們兩個繼續使用這一條母狗。」我不禁暗自吃驚。我不知道我是否還能承受他們多一次的操伐。

「你有任何問題嗎?」他問我。

「我將按主人的意思去做。」稍微思考后,我最后這樣回答。

「很好,母狗,我知道你的陰道或許會疼痛,但是這些事情我並不關心,因爲作爲一個性奴隸,你快樂和痛苦都無關重要,你只是提供男人們性交的樂趣,而我現在就是充份地使用你。另一方面,我認爲這兩位男孩已經上過了你的陰道和嘴巴,我認爲他們亦應該玩一玩你的屁眼。現在我要你到床邊擺出第4 個指令,並且把你下賤的屁眼來爲這兩位元男孩提供性服務。你記得要親口乞求他們來干你,也要記得這是對你口交失敗的懲罰。」他說。

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,但奇怪地我的身體卻已迅速作出反應,于床的邊緣處擺出4 號指令。

「我把我的下賤屁眼提供各位先生使用,請求先生們干我的屁眼。這是我所尊敬的William 主人對我下的命令,這也將是我的光榮。」我說。

于是第一個人走到我后面,拍了一拍我的屁眼。William 把潤滑油交給他,也在我的屁眼處塗上了一點。之后他抓緊我的臀肉,把他的陰莖推入到我的屁眼用力攻擊。我幾乎尖聲喊叫出來,他在我的肛門里連續抽插十五分鍾有多。

之前的兩次William 沒有讓他們干我屁眼,其實是想把這玩意放到最后。我知道他這樣做,是想我受到被干屁眼時的屈辱能來得最長。當那男孩干著我的屁眼時,William 卻在旁邊不斷地嘲諷著我,如果我完全地服從他的指示,就可以避免這麽一個淒慘的結果。他告訴我這全部是我所犯的錯誤,還嘲笑我的屁眼是個男人公廁。

最后那男孩弄得我疼痛時也發射了。現在輪到施虐狂那人和他的啤酒陰莖。

他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就走到我的股間,把他粗壯的陰莖塞到我的屁眼,中間我連十秒的休息也沒有。

他用力捏著我乳頭,另一只手拍打著我屁股,他並且不斷地說我是最汙穢的母狗。他連續抽插了十五分鍾,我也爲這些年輕人的持久力而吃驚。

最后他開始在我屁眼之內發射。當他拔出后,我能感到我的屁眼仍然張開,William 還叫房內每個人來觀看我屁眼里面的情況。

「母狗,找洗臉巾來爲他們清潔雞巴,我們不能因你疲倦而浪費時間。」他說。

我起來並且迅速完成他的命令以避免一些其他處罰。

此后William 還問他們需不需要再在我身上多打幾炮。幸好,他們兩個告訴William 他們已經不能再來了。我稍微放心而不禁歎了口氣。Wi lliam聽到我的歎氣時立即走過來並且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。

「你認爲你有資格決定完結一切嗎?母狗。」他問我。

「沒有,主人,只有主人你才能決定我的工作是否完成。」我回答。

「你知道就最好,現在你給我向兩位先生們致謝。多謝他們及他們的雞巴給予你這麽多的精液。」他說。

我走到他們兩個面前跪下,並且溫柔地吻著他們的陰莖及陰囊,感謝他們給我大量的精液和強烈的性交。當我說完后,William 告訴他們很感謝他們作出了一場極妙的節目。

我們離開了他們的房間返回自己的房間內,此時我感到很疲倦,我的下體和屁眼亦很疼痛,但同時我亦得到前所未有的羞恥感,尤其是被陌生人當成玩具般完全被濫用的感覺更使我非常滿足。

當我們回來自己的房間,我立刻知道William 會把今晚的事情作個總結。

「母狗,讓房門打開,我要所有路過的人都看到我如何干我的性奴隸。立即滾到床上作第6 指令。」他說。「我將是今晚最后一個使用你肉洞的人。」他爬到床上,正如那個施虐狂的人一樣,他把我的腿放到肩上,雙手也狂亂地捏著我的乳頭,他已經硬得不能再硬的陰莖對準進我的肉洞直插入去。這將是William 最后一次享受我身體的機會,故此他也盡情地操伐我的性器和緊抓著我的乳房,連續幾分鍾的瘋狂抽插后終于痛快地把精液射進我的子宮之中。

「你這母狗的肉洞到現在還很緊,仍然給予我極大的樂趣。你的確使我感到高興。」他說。

「既然你已經完成我要你所做的事,你現在應已明白及學會當我的奴隸應該要如何。你可以去先洗個澡,然后返回來坐在床上。」我走到浴室並且洗了一個很長的熱水淋浴,但我仍是小心地清洗我疼痛的下陰和屁眼。我的乳頭到現在仍因各人的扭捏而有點發硬,也有點敏感。同時我更發現當放松了心情以后,我的身體雖然疲累,但心里卻有種說不出的滿足和高興,那是一種被支配並且成完各項命令后的快感。

當我洗完澡后我按照命令返回去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時。當我進來時,Wil liam和Sam 正在聊天和吸煙。

William 起立並且來到我面前,「你做的非常好,我希望你爲你自己感到驕傲,我知道Sam 和我都爲你感到驕傲。你將會成爲他的一位優秀而順從的奴隸。

我希望將來有機會再次參與你們的遊戲。」他說。

最后他在我的額頭上面溫柔地吻了一下並且離開了房間。

以后,我一邊躺在Sam 的臂彎里,一邊談論今晚的經驗,最后我們擁抱著慢慢入睡…

[完]

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Comment

Name

Email

Website

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、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,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